那棵投胎于玉石的桑樹

也許,仙鵬下凡的消息不脛而走
蟾宮內沸沸揚揚
那個清月高掛的夏夜
桂花樹和蟾蜍
投下身影扎進了大鵬的心臟

也許,那片絕世的世外桃源
感動了桂花樹和蟾蜍化影而來
癡念一生
廝守那風水寶地

從此,嫦娥高揚的琵琶和飄飛的長袖
漾起婀娜蹁躚的弦舞
曼妙悠揚的胡琴

從此,桂花樹化著桑樹葳蕤綻放
千年不敗
蟾蜍匍匐相守萬年
甘愿化石廝守一生一世
共生共滅

終于那座絕世奇觀
神奇的傳說
讓辛文彬留下剛健奔放的一筆
從此
蟾影下
吳嘉謨 劉贊廷攜詩而來
揮毫潑墨
留下千古絕唱


面對你蒼翠的生命

伸出手
你在我的手心
仰望你
你在我的眼里
枕著你
你在我的夢里

彈起你
你在我妙音泛起的琴弦上
那顆翡翠般的天玉
裹緊一世的情懷
讓古桑的繁枝長嘯蒼穹
與天共存

觸摸你
你已經包攬千年的風雨
讓白狼國的篝火一直延續不斷
讓扎金頂點燃第一縷苯教的香火
訴盡巴塘興衰歷程

聆聽你
我聽到了你跳動的脈搏
一路背負的屈辱與尊嚴的嘶鳴
守護的千年的弦子與拉姆羌
笑對歲月
笑對滄桑
笑傲蒼穹

走進你
褶皺的歲月里
依然能感悟
一代志子征戰南北的情懷
每一片向揚的綠枝
是你不屈的韌勁和張揚的生命

你是一疊浩瀚無垠的經卷
渲染著巴曲河千年激蕩的漣漪
講述著巴塘的今昔變遷
回眸心酸
又見幸福與安詳

面對你蒼翠剛毅的生命
我不再彷徨
你的根融入了巴曲每一根神經
矗立成一座歷史的碑文
與日同輝
訴盡一段滄桑與輝煌


東隆山

高聳入云
永不言敗的立挺如劍的雄姿
先民用最象形的母語
詩人靈動的目光貼上了鮮活的名字

從此
東方最高處的云巔
你用寬仁慈悲的胸懷
執守一種囑托
夢著星夜燦爛
盼著千年殿宇佛光永駐

無論仰望或俯瞰
成為最美的呵護
守著日出日落的茫茫歲月
與風對峙
與雨周旋
用神話
引來一只鵬棲于腳下
一顆桑籽
蓬勃天宇
讓一只蟾蜍背負一段滄桑


喇嘛多吉神山

小城里印記的許多符號
被你和盤托出
才綴上了豐潤的童謠

頭飾雪白的氈帽
從虎頭山頂升騰的青青柏煙
向城市中央彌漫成吉祥的預言
我又看見了
清晨阿媽背水穿過古街的身影

你似一位不茍言笑的尊者
睿智的眸光
俯瞰瑰麗幽靜的小鎮
讓一代代遠志的夢青春四射

洞穿你流經的風雨沉浮
你睿智的神光
讓嘎登.彭德寧寺萬卷經典馥郁飄香
讓古老的殿宇祥云普照
讓翠綠的古柏香火千年不息
讓承載的弦子與藏戲千年傳唱

守望你葳蕤的容顏
扣拜你源源不斷的恩賜
你把時代的風融入古樸的詩謠
綻放多彩的元素
讓天邊的云多姿多彩
讓這里的人寬容大度

你的神奇偉岸讓無數墨客駐足膜拜
千年雪光瑩瑩   云霧繚繞
賜予了巴山積雪的美譽
成為巴塘八景最靚麗的風景

我愿是你足下一顆千年不敗的小草
聆聽你禪意呢喃
窺視你撫慰的熏風
以一溪清泉的歡愉
在你葳蕤的胸膛
自由流淌
把你的囑托深深
深深珍藏心底……


想起古桑抱石

我無法丈量你的時空
也許那一頭曾經汪洋一片
人跡罕至
一頭綿羊涉足
凄悲的咩聲響徹壩口
終于沉淀的光年
一棵靈性的參天大樹
被人們膜拜銘記

也許,那只蟾蜍為你而下凡人間
化為白色的玉石
風雨無阻  相守千年

有人說
你不開花的原因
花開花落會讓歲月枯竭
過早的衰老
看不見東邊的虎
北邊的黑豬
西邊的大象
南邊的孔雀
為你看護晶瑩的珊瑚
相守美麗的神話

有人說
你的每一葉
依稀能聽見珊瑚流動的脈聲
能聽見蟾蜍一夜鳴叫
能欣賞
打馬而過的墨客揮筆作詞
留下千古絕唱

有人說
你的每一枝干透著歷史的風聲
從白狼部落的遷徙
羌人的介入
吐蕃歸一
八十家漢商血脈相融
沉淀出奇異的多元文化
成為邊城璀璨的明珠

百年滄桑
你曾經為家園擋風遮雨  浴血抗爭
錚錚鐵骨  造就一方英才
奔波四海探尋光明與和平
寫下了載入史冊的功德

有人說
盛世家園
處處生機與活力
弦韻在你的腳下繚繞
幸福的歌舞春雷般甜蜜你的每一天
你以嶄新的姿態謳歌新時代安詳與和諧

有人說
江南巴塘盛世換新顏
新一代快馬加鞭
讓你美麗的故事
注入新的傳奇


淺秋拂過高原鄉村

清流歡暢竄街過巷
叮咚叮咚的弦樂
敲響了村莊的優雅與安詳

金黃的田野爬滿山坡溝壑
青稞的穗香彌漫鄉野
山谷里的清風攜帶豐收的喜訊
樹上的核桃裂開嘴不停的笑
飽滿的蘋果藏在葉片下羞羞答答

掩映于翠碧的紅色藏房
猶如珍珠瑪朗灑落于一片綠海
飄香的瓜果露出殷實的笑

我摘下一顆久違的玫瑰香蘋果
泛紅的臉蛋
光滑細膩
捧在手心
我聽見了你悸動的心跳

凸起的山坡上
羊群愜意的晃著腦袋咀嚼豐潤的青草
不遠處田埂上
年輕的駐村干部揮汗收獲豐收的辛勞
鳥兒樸凌啾唧
村民喜笑顏開

淺淺的秋色溢滿豐收與笑容
秋風吹過美麗幸福鄉村
傾訴新時代累累碩果


八月,松茸季節

這一刻
我的目光像久渴的沖動
等著八月的一場雨
可以毫不顧忌的撿起松茸的份量
換回一年單調的收入

他們會讓高原的城市一度蕭瑟
也會讓高原的夜城通達喧鬧
炫亮每一顆星星的驚訝
就像那一疊鈔票
讓汗浹的手背有一絲溫度

那一刻苛求的目光
是獻給八月的雨最恰當不過
揣著雨后的恩賜進山
那是他們每天打撈心愿的唯一的奢求


秋思

秋雨初拂
許多葉片耐不住時季的寂寞
偶有轉場的牧民
從高處不勝寒的方向
陸續以這樣的方式結束游牧

河流還沒有到完全封凍的時候
正是收獲的季節
青稞蕎田已經一片泛金黃
捋一捋這一年卸下的感嘆

能回到并不高的海拔
可以像高原一樣
收割  轉場
放棄  等待
次年又一場熟悉的況味


夜城,穿過光影行走

繁星搖曳
柔光時序流動于這座小城
賜予海市蜃樓的幻影

目光沉湎于蛟龍起伏的流動光暈
街巷玲瓏的九眼珠燈詭異輕柔
高大的古槐樹擠滿了失眠的啁唧
那條龐大的黑影繞著環城河
繞著山頭
窺探跳躍的夏夜光波

拉亮一盞燈
高原小城會進入一場高潮
所有的節奏變得舒緩恬靜
敞亮所有人的心
能一睹鵬城的悠閑與安詳

夏夜  流動的柔光
會上演中山廣場炫動的水舞奇觀
和優美的弦子


秋日,草甸會漸漸失色

幾縷刀刻的印子
泛著漣漪
匍匐在泛黃的肌膚
淺黃的小草與遠山的云朵接吻
那些黑色的靜物
撒落天與地之間
游走在我遙遠的目光

牛糞堆砌的墻
像一副褐色的油畫
靜臥于草甸一隅
吐著長舌的牧犬
還在暮靄下等著主人回家

秋天的風像個畫師
不放過細微的想象
包括此刻亢奮的入群
會忘記一時的沖動
那些走過的日子
就像此起披伏的山丘
會慢慢失去
溢流出秋日的凄涼


春日,看守熟悉的牛羊和帳篷

慵懶的草皮被春日敲醒的時候
遙遠的高原
蒼穹之下雪花還在盛開

和我父親一樣的男人們
像個咀著春寒的牛群
在時光的隧道
梳理花與草四季輪番的色彩

風咋起
青草像空中的幡旗變化著色調
高聳入云的雪山像個孤寂的牧人
守著日月和星星

扎緊馬鞍上的皮囊
我要像先人一樣趟河啟程
回到姍姍來遲的草原
看守熟悉的牛羊和帳篷
告慰許久落失的靈魂


秋風起,我看見了清涼的收獲

秋風起,那是八月清簫初鳴
步履匆匆的熱度終于消停一隅
極速的雨收斂了情緒
溫潤了許多
落在葉片青筋透明
青果開始做一場成熟的甜夢

秋風起,我看見一枚葉發出簌簌的囈語
以最后的禪定
告慰滿樹守護的幸福
釋放虔誠的功德

秋風起,忙碌的疲憊有了希冀的呈現
綠色的追求收獲金色的碩果
沉浮的風雨
被第一縷秋雨打上了悲壯與動感

秋風起,窺視蕭瑟的花兒輕舞飛揚
捧一彎清涼明凈的朝夕
菊花燦榮,果實飄香
穿街而過的秋蟬
把時令轉至火熱的調色板


高原的夏,守護一場固有的夢

月兒倒掛在藏歷七月的湖畔
燃燒了天空的深邃
由綠變黃的夢已經觸手可及
暖風開始徘徊于高原的時令

許多的果樹開始朝一個方向泛黃成熟
才能洞察高山草地的穩健與靜謐
七月有一場熱烈的蘇醒
谷地青稞的穗粒開始負重
女人們可以很遠聽見牧鞭趕月的深度

高山的芋頭飽滿而大塊
還蘸著牛糞味
可以清晰的看見擠出的雪水
被一群勤手的女人熬制出男人香噴的酒氣

鼻煙嗆人的火塘旁
老人們的手把佛珠捻成幅度
壓在心口禱告今年的轉運
那是很久以來先民的預示種在所有的夏季

雪風是高原的骨骼
女人會用乳頭捍衛牛羊的生命
在母牛還沒有轉場之前
把所有的酥油和青稞收回儲藏延續生命

夏季是高原山神賜予的希冀
牛羊和牧犬朝夕相處在月下與曠野私語
被豐腴的草催肥
被男人鋒利的藏刀制成香味十足的糕點

夏季的風不再肆虐大地
枯枝和瑪尼堆上的彩幡是靜止的
女人和男人會繼續轉塔恪守諾言
有雪的時候,冬天會轉場
夏天女人的心會開花結果
像草地上的格?;?br />和背簍里大塊的山芋
蘸著夏季的風和靜謐
守護一場女人固有的夢
        蔣林,藏族,四川巴塘人,詩歌散見于多家網絡平臺及文學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