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新玉樹成為許多人向往的地方。在那里,能看到一座極具民族特色的現代化新城,能感受地球上最高的飛機場,還能游覽文成公主廟和神奇的勒巴溝,殊不知,在距玉樹新城不遠的草原深處還有一個美麗的湖泊——年吉措。
       年吉措位于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市西北部,距結古鎮127.9公里。除當地牧民夏秋季去湖邊放牧外,年吉措藏在深山無人知。
湖中的鳥巢
       年吉措與著名的隆寶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相鄰,在隆寶西南方20多公里處。隆寶湖的黑頸鶴、斑頭雁展翅在高空翱翔,就會鳥瞰到年吉措。許多鳥每天往返于兩湖之間,在隆寶湖被水潭隔離開的草墩子上安心筑巢產卵孵化,在年吉措廣闊的湖水里捕魚覓食。從隆寶湖有一條牧道可以到達年吉措,大約一個半小時車程。車行走在土路上,眼前出現被點地梅染成粉紅色和被黃菊花點綴成金黃色的草原。藍藍的天空中漂浮著淡淡的白云,白云下不時飛過一只只黑頸鶴和斑頭雁,還有赤麻鴨。鶴雁們在平日里飛翔時不排成整齊的隊陣,都是三三兩兩成小群飛翔,顯得自由而散漫。
       不知不覺間,汽車翻過一道山梁,一片藍色的湖泊突然展現在眼前,遠遠望去,猶如一片藍色的天空降落在綠色的草原上。站在山梁遠眺,年吉措被兩片狹長而起伏不平的草坡和山丘簇擁著,仿佛是一條寬闊而清澈的長河流過草原,微風吹動湖面泛起輕輕波浪,恰似河水在流動。湖邊的淺水區有三三兩兩的黑色或黑白相間的牦牛在嬉戲,猶如一葉輕舟在湖面漂浮。湖的西段深入到大山的盡頭,東段一直伸向草原深處,遠看好像被兩塊草原合攏堵住了湖水,可沿湖岸越往前走,湖面越開闊。湖岸隨地勢呈現弧線狀,即使站在湖周圍最高的山峰,也無法看到湖的全景。湖長有9.2公里,最寬處3.3公里,平均寬2.3公里,湖水面積20.9平方公里。湖面海拔4443米,是典型的高原湖泊,而且是淡水湖。踩著湖邊的卵石,輕輕掬起一捧水送進嘴里,一股清涼甘甜的感覺充滿全身。
       年吉措在當地藏族群眾心目中是一個歷史悠久、充滿傳奇色彩的神湖。相傳很早很早以前,每逢藏歷十五夜,度母菩薩便帶著仙女們來到湖中沐浴,度母菩薩沐浴,仙女們彈奏樂器,當度母菩薩沐浴完畢后,仙女們便隨她飄然西去。后來,每逢此夜,湖中就會傳來奇妙的樂器聲響,當地牧民群眾也就把此湖奉為度母菩薩的圣湖,每年七八月份舉行隆重的祭祀活動。
湖畔多枝黃芪
       每當走近一個新湖泊,都要了解湖水的入口和出口。與其它有多條入湖河流的湖泊不同,年吉措的水主要靠1條長4公里的無名小河補給。湖周圍的草原是牧民的夏秋季牧場。沿著湖岸線一直向湖的西端走,湖體形態自然,湖岸線優美,湖泊與草地、山丘緊密相依。草坡上有許多季節性河道,在不下雨的日子里,濕潤的河道里長滿了喜濕草本植物高原毛茛,金黃色的花朵染黃了河道。在湖岸較潮濕的草地上生長著成片的金露梅,正開著黃色的小花。
       從大地形看,年吉措位于唐古拉山脈東端與橫斷山脈北段接合部的一山間盆地內。年吉措東北部的山脈是長江水系與瀾滄江水系的分水嶺。長江源頭通天河的多條支流上溯到湖盆分水嶺,年吉措屬于瀾滄江水系,從年吉措流出的湖水在草原上穿行20多公里后與瀾滄江的主干流子曲匯合。
       年吉措又名野鴨海。湖里生活著花斑裸鯉等高原魚,魚兒吸引著候鳥們來棲息繁衍。來這里的鳥除了黑頸鶴、斑頭雁、灰雁、棕頭鷗和魚鷗外,更多的是赤麻鴨。成千上萬的赤麻鴨在湖里游蕩覓食。年吉措湖面上有許多露出頭的草甸草原,虧水期大片的草原成為湖島,豐盈期湖水淹沒了草原,有的全部沒入湖水,有的只露出一小片,人畜和野獸無法靠近,卻成為鳥兒的樂園。赤麻鴨們就把巢建在草甸上。7月已是小鳥出殼下湖的季節,湖邊不時可見鴨父母帶著一群小鴨游泳。也有遲來的鳥兒正在湖面草甸上抱窩。7月是湖水豐盈期,遠遠望去,那鳥窩猶如湖面上飄蕩的一叢小草,要不是看到孵蛋的雌赤麻鴨從窩里出來在近窩的湖面覓食,不一會又飛進窩里孵化,根本看不出那是鳥窩。在湖泊虧水期,那些長滿牧草的小山丘就會露出頭來,形成小島。
赤麻鴨帶雛鳥在湖邊游玩
       和黑頸鶴、斑頭雁、棕頭鷗、海鷗一樣,赤麻鴨也是典型的候鳥,每年3月初至3月中旬,當青藏高原的冰雪剛開始融化時,成群的赤麻鴨從越冬地孟加拉灣、緬甸和印度等地遷來,10月末至11月初又成群遷往越冬地。它們多以家族群遷飛,遷徙時不像黑頸鶴和斑頭雁那樣形成強大的群體,擺成有規律的雁陣,因而未引起人們關注。
       無論走到哪個位置觀賞湖泊,年吉措始終清澈透碧,猶如一面刻意鑲嵌在眾山深處的明鏡,倒映深邃的藍天和過往的云煙。有人說若登上年吉神山俯瞰,年吉措狀如觀世音菩薩的凈水瓶無意碰翻在山谷里。湖邊游牧人家的帳篷炊煙裊裊,一座紅墻小寺靜穆肅立湖之一隅,而散放的牦牛始終圍著湖畔覓食。
       沿著悠長的湖岸線,一路來到湖水出口處,一條7、8米寬,30余厘米深的河水流出湖口。年吉措是單河入湖,單河出湖,20多平方公里的湖面,平均水深達10米,最深處達30米,年吉措的湖水是如何保持平衡的呢?一條4公里長的無名小河的水,是何以維持年吉措億萬年來安處于雪域深處?當地牧民講,在湖南邊的湖水下,有一個很大的泉眼,每當冬天湖面冰封時,泉眼所在的湖面不結冰,整個冬天湖面都是霧氣騰騰的。
       夕陽西斜,我們依依不舍地離開年吉措。一群在山坡上吃飽了肚子的牦牛走進湖里戲水,不時抬頭睜大牛眼目送我們遠去。在牦牛旁的湖水里,赤麻鴨帶著一群小鴨子不慌不忙地趕著路。一對黑頸鶴鳴叫著從湖面起飛,向隆寶湖方向翱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