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年秋,朋友幾人前往湟水源頭的包乎圖探秘,那天陰天,但無雨,非常適合出行。
       車到幸福村時,由于岔路多,就連曾去過幾次的馬老師也恍惚了,不辨方向,不知該走哪條路。停下車,朋友打電話詢問住在包乎圖山里的熟人,確定了方向后,我們再次愉快出發,但前路并不平坦,大概也是不想讓我們輕易就找到湟水源頭吧。
       很快,我們遇到了河,當然是湟水河,它就那樣無聲但嚴肅地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水深且坡陡,車沖過不去,幸虧馬老師有豐富的外出經驗,只見他推開車門,從容地跳入河中央,搬了幾塊大石頭,放在陡坡處,又試了試,感覺石頭平穩,站在水里打手勢,讓司機先倒幾步,然后加油門,“轟隆隆”地,車竟然沖過了陡坡,看著我們平安過了河,馬老師才從河里蹚過來。整個過程,令坐在車里的我們十分感動,秋天的河水有多涼,只有生活在高原的我們知道。
       過河之后,行駛不久又遇岔路,在荒無人煙的山里,想找一個問路的人都沒有,馬老師只好憑著直覺讓司機往前開,車圍著一座山盤旋而上,道路險峻,崎嶇難行,走到山頂時,坐在車里的諸位都說不對,因為山那邊就是熱水灘,我們走錯路了。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之際,一位騎摩托的牧民也上到了山頂,一打問才知道,我們走得“南轅北轍”了。
       那位牧民熱心地告訴我們原路返回,在某個路口向里拐,然后再“如何如何”地走。我聽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心想只要馬老師明白就行。
      我們按原路盤旋而下,返回的路依然走得驚心動魄。走到一處岔路口,我們的車按照指點拐進了一條深山溝里。俗話說“望山跑死馬”,我們一直向著山溝里行進,但一直看不到源頭在哪。足足跑了一個多小時后,我們遇到了縣上的熟人,他們問我們到哪里去?馬老師回答說找湟水源頭。他們說:“你們跟上,我們也去那里,快到了。”
      我們的車緊緊跟著他們,跑了大概十幾公里的樣子,看到幾個人和一頂帳篷時,其中一個人對我說,你們繼續向里走5公里就到了,你們到那里可以看到溫泉,但是路不好走,你們慢點。與他們告別,我們繼續向山里開去,他們眼里的5公里,又讓我們跑了近一個小時,終于看到右面山上的溫泉在冒熱氣,更深處的山頂上白雪皚皚,一條大河從左面更深的山谷里奔瀉而出,水流清澈湍急,在安靜祥和的包乎圖腹地中匆匆東流,歸入黃河后,再一起奔向大海。
       從山里跳躍而出的大河橫在我們面前,眾人下車過河,我們沒有向左面那更深處的大山溝里去,而是到正對面有溫泉的山上走去,一到山坡上,就看到了眾多的溫泉,隨之而來的是刺鼻的硫磺味,在山間彌漫。眼前出現了綠水青山,溫泉水碧綠得令人心醉,我不急于上山,而是圍著看到的第一個溫泉癡癡觀看,是溫泉水中富含的礦物質讓這里長滿了碧綠的苔蘚,同時將水襯托得碧綠似玉。
       就在這時,嚴老師已經在山上大聲地喊我上去,我只好戀戀不舍地離開這處溫泉眼,快步登山而去。翻上山梁,氤氳的熱氣闖入眼瞼,奇景在這里,仙境在人間!
       這么遙遠的山谷里為何左右兩面的山坡上還有白色的馬脊梁小帳篷?帶著好奇,終于走到溫泉邊,嘿,不止一個,是一個溫泉群,大概有八九個之多,用石頭圈著,有兩個頂上蓋著大塑料棚,簡易的溫泉浴所。還聽到其中一個里面傳出男子的聲音,看來有人正在泡溫泉。我的同伴們還在更高處呼喚我,原來,豎有“湟水源頭”的石碑就在上面不遠處,見此情景,我快步走上去與他們匯合。
       湟水河主要有湟水干流及其支流大通河組成。在源頭稱包乎圖河,在金銀灘草原上稱麻匹河和哈拉烏蘇河,在縣境北側與支流哈勒景河匯合后匯入湟水,境內全長91.2公里。海晏人以身處湟水源頭為自豪,海晏縣素稱“湟水源頭第一鎮”。甘子河鄉境內的“西海第一神泉”熱水溫泉已經令我驚嘆,今天看到湟水源頭包乎圖的溫泉群則更加令我嘆服。正在泡溫泉的那位牧民大概是泡好了,要么就是因為我們的到來驚擾了他,他穿好衣服走近了我們,正好我們需要在刻有“湟水源頭”的碑前拍一張合影,于是,就邀請他為我們拍下了珍貴的一張工作合影照。
       我好奇地問他:“你為什么泡溫泉?”他回答:“我的關節病很嚴重。”“泡溫泉有作用嗎?”“有作用,我住在這里半個月了,每天都泡,現在好多了。”“那個帳篷里的也是泡溫泉的嗎?”“是的,他是皮膚??!”“你們是一個村里的?”“不是,我們是托華村的,他們不是。我們今天就回去了,已經泡好了。”看著這些淳樸的牧民,我真感謝上天,感謝大自然的恩賜,神湖圣水,古往今來,為牧民解除了多少病痛,帶來了多少福澤??!
       時已過午許久,看來午餐只好在山上解決了,我們把帶來的大餅和咸菜、鹵肉、釀皮等擺在一塊大石板上,眾人席地而坐,就著山風與清流,一邊吃一邊說著湟水,快樂伴在左右。
       由于天陰,深秋的湟水源頭已經寒氣逼人,盡管我們穿著厚外衣,依然凍得瑟瑟打顫。嚴老師說要不是今天天氣不好,我一定要進溫泉泡個澡!她這么一說,我們幾位女同志說那干脆泡個腳不也挺舒服的嘛!說完,我們立刻各自選擇一個泉窩坐下,脫去鞋子,把冰涼的腳伸入溫泉水中,初時,感覺非常燙,只好試著慢慢地把腳放進水里,等腳適應水溫之后,就覺出那溫泉水別樣的順滑,把腳泡得綿綿舒適,溫潤體貼,難怪當地牧民駐扎在此泡澡呢,真是非親自體驗而無法知其妙處。溫泉水清澈瀲滟,暖心貼肺,這大自然賜予人間的沐浴香湯,深藏在大山深處,如果不是歷盡艱辛,便很難享受到這快慰熨帖、喻心暖肺的美妙享受。冰涼的腳此刻被溫泉水泡熱,人便不覺得如剛才那般寒冷,通身隨之暖和起來。時間已經不早,馬老師在催促我們趕緊離開,有外出經驗的他告訴我們天黑前出不去山會很麻煩的。
       這溫泉群的流水是匯成湟水的一部分,大河流就是剛才我們上山時看到的從更深山谷里流出的那條大河,這兩支河在山腳下匯合后,再一起奔流向湟水。湟水流域由巴燕峽、扎麻隆峽、老鴉峽等組成。兩壁陡峭,谷窄而深。盆地有西寧盆地、大通盆地、樂都盆地和民和盆地,其中以西寧盆地為最大。湟水河穿流于峽谷與盆地間,下游河谷寬闊,水力資源豐富。湟水流域孕育出了燦爛的馬家窯、齊家、卡約文化,養育了青海省約60%的人口,被稱為“青海的母親河”。
       探訪湟水源頭,是我朝夕晨暮盼望了許久的事,今天終于來到這里,看到從靜默的群山里歡唱奔流的包乎圖河,看到由溫泉群匯聚而成的河,看到當地牧民將其奉為神泉圣水,看到雄渾大氣的山養育的湟水河,神圣的崇敬感和虔誠的膜拜感澎湃交織,直抵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