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錯鄂湖“桑勒日熱”島新遷徙來“生兒育女”的漁鷗。(2001年攝)
       錯鄂湖是藏北西部色林錯的衛星湖。色林錯原為西藏第二大咸水湖,因近年來受全球氣候變暖、雪山融化的影響,致使色林錯不斷長大,面積已達2000多平方公里,一躍而成為西藏第一大咸水湖。據科學調查,它是歷次造山運動,地層斷裂所造成的內湖。
       色林錯中分布著若干島嶼,因小地形、小氣候的緣故,這里許多島嶼成為各種鳥類棲息的樂園,其中以錯鄂湖“桑勒日熱”鳥島最為有名。
       2001年盛夏,我隨“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來到色林錯考察。在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中,色林錯如同一塊藍寶石泛著神秘的光芒。
       汽車駛近色林錯南面的錯鄂湖,附近草原上不時有翻飛于藍天白云下的棕頭鷗、成“人”字飛行的斑頭雁、婉轉啼鳴的百靈鳥……錯鄂湖如一片青云,從遙遠的天邊冉冉而來,更遠處是逶迤綿綿的白色雪峰,巨大的山影倒影在湖水里。
       7月的藏北草原到處是花紅草綠的五彩世界,那黃、那藍、那白、那綠與浩淼的湖水、巍峨的雪峰融為一體,十分雄渾、壯美!
       這是錯鄂湖“桑勒日熱”島正在嘗試下水的小漁鷗。(2001年攝)
       當一只只身體潔白的棕頭鷗鳴叫著從我們頭頂掠過時,車還未停穩,人人都急著跳下車,拿起相機拍攝。只見湖面中、小島上,密密麻麻地布滿了五顏六色的各種漁鷗、棕頭鷗、斑頭雁……
       錯鄂湖海拔高度為4562米,面積約244平方公里,湖水清澈見底,湖內水生植物生長茂盛,魚類資源豐富。
       我們在錯鄂湖東面“桑勒日熱”島上發現:5萬多只遷徙漁鷗密密麻麻地居住在4650平方米的沙礫地面上“生兒育女”繁衍后代。
       這是錯鄂湖“桑勒日熱”正待孵化的漁鷗蛋。(2001年攝)
       早在1987年,陜西動物研究所姚建初等科技工作者就發現了這里新遷徙來的漁鷗。只是數量比過去更多了。這種體長60厘米、頭部為黑色,有著修長黃腿和尖尖紅嘴的漁鷗,其繁殖地過去僅分布在地中海及青海和內蒙古地區。錯鄂湖鳥島大群漁鷗的新發現,使這個小島成為迄今我國海拔最高、數量最多的漁鷗繁殖地,并改寫了漁鷗繁殖地不在西藏的歷史。
       西藏動物學家劉務林曾在80年代初考察過此島,那時小島的棲息繁殖鳥是比漁鷗個體小20厘米的棕頭鷗,而從未發現過漁鷗在這里繁殖?,F在的考察發現,島上已經沒有棕頭鷗,替代的全是新飛來的漁鷗。
       在錯鄂湖的6個小島中要數這個新發現漁鷗的小島最為熱鬧。只見天上飛的、地上跑的、窩里趴的無不是漁鷗。多的數不清的漁鷗,構成了一個漁鷗獨霸、鳥聲鼎沸的王國。經測算,每平方米平均有2.5只漁鷗,每窩有3~5個蛋,最多的漁鷗窩每平方米有 6個,有的窩蛋多達20個。
       我們在考察中發現,該島植被覆蓋很少,又受到陽光直射,地面溫度較高,很有利于鳥卵孵化。當然,島上除大量新來漁鷗外,周圍也有少量的斑頭雁、漁鷗、鳳頭??等在此撫育后代。
       劉務林告訴我,如同人們常常選擇豐饒的土地作為自己的家園一樣,鳥類也喜歡根據自己的習性選擇適當環境作為自己生存、繁衍的基地。地處藏北高原的錯鄂湖擁有豐富的魚類資源,以及無人傷害和干擾的寧靜自然環境與地理條件,為漁鷗繁衍棲息創造了得天獨厚的條件,故在每年4月份至8月份的鳥類繁殖季,這里也就變成了漁鷗新的繁殖地。
       當日,在湖岸邊強烈的日光下,我和隨團的攝影記者格桑達瓦坐在湖邊,很是忙亂了一陣。他幫我撐開一件雨衣,遮擋住頭頂上的日光,以便讓我看清電腦屏幕上的字跡,我們使用所攜帶的海事衛星向北京新華社傳輸“藏北科考首次發現5萬漁鷗‘生兒育女’”的新聞圖片,向國內外報道了這一重要新聞。